【冰九】先入为主

♢OOC严重















沈清秋怕痛,奴颜婢骨的日子也曾经习惯过。

他以为他对于疼痛的忍耐性很低,低到一点点的痛苦就压弯了腰,折断了骨。他沈清秋一贯如此。

可是不是。

当洛冰河把一场场的痛苦加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只是牙尖嘴利的笑,笑着笑着把卡在喉咙眼的血又吞了回去。沈垣这个坏习惯就是和他学的,什么事都不屑于发表在外,只是苦大仇深的记着。不肯宣泄出口。

他低不下这个头。

尤其是在牢狱影影绰绰的灯火里,窥见了洛冰河的眼,棕红眸子里压着翻滚的恨与怨,又偏偏有情爱在里边撑起一小片星河。

真狼狈啊,他扯着没有牙齿和舌头的嘴笑。笑洛冰河,也笑他自己。

明明洛冰河也深陷其中,可是其间的血海深仇又哪里是两厢情愿可以抵的掉的。

两厢情愿。好一个两厢情愿。

就如他和岳清源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是两厢情愿,可只换了不死不休的仇怨。

他低不下头,洛冰河也不敢看透。

这是一场以死来还清的陈年旧债。

可是他在一次次须弥的懵懂里过去时刻的回放倒带,倒带到曾草木繁盛的苍穹山,清静峰。

最后还是落脚在了仙盟大会。那时候的洛冰河可真当称得上君子如风。漱漱的谷间清风一点点的把沈清秋到心吹皱。

沈清秋默默的看着洛冰河在无尽深渊边茫然的抬头,整个眼里装下了自己。他喊“师尊。”是仓皇无措全心全意的依赖。沈清秋一直不知道洛冰河在依赖自己些什么。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洛冰河是魔族啊】。

一遍遍的重复,由耳边到心口回旋。

洛冰河看着他哭,豆大的眼泪湿了衣衫。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洛冰河哭。

他还记得自己推了洛冰河一掌。

手上粘了洛冰河前襟的泪水,不知道是这个孩子真的能哭还是沈清秋呆了太久,一手湿漉漉的。

他只是本能的趋利避害,就像他对洛冰河后期的责打,只是因为自己的懦弱害怕。

他失去过岳清源,他后来其实也没有真正的把岳清源找回来。他害怕的要死,不敢再冒一丝一毫的险。更何况是情爱这种把自己软肋摆在别人面前的险。

趋利避害。

其实只是洛冰河和沈清秋两个人都自欺欺人。只要推断不难推测出沈清秋喜欢洛冰河。

只是灯下黑。

沈清秋曾经接手的那些青年才俊那个不是仙道坎坷,痛苦余生。沈清秋的确不曾阻止明矾给洛冰河假功法,却也处处回护着洛冰河不走火入魔。

沈清秋对此只以为是怕岳清源找上门来添了麻烦,可是他沈清秋这么多年又哪里怕过岳清源找麻烦。

又如这一次洛冰河的仙盟大会名额。

沈清秋从来没有这样对一位弟子纠结过。

既希望他出人头地,又忍不住对他要弃之如履。

可是他还是把洛冰河推下了无尽深渊。

哪怕他后来午夜梦回里怅然若失,可是已经成了定局。他无话可说。

时间已经给他盖棺定论。他沈清秋坏,坏不到自欺欺人,欲盖弥彰。

把一声声的诘问摔与自己的心,把一句句的惆怅撕扯自己的五脏六腑。面上风轻云淡,波澜不惊。

咬碎了牙把独属于他的凄苦往肚子里吞。

又如后来苍穹山上洛冰河一袭黑衫,带着秋海棠来质问他,意图把沈清秋推下神坛。

那时候证据确凿。可是洛冰河其实还是想岔了,岳清源是会毫无原则维护他的。只要沈清秋说一句辩悖的语句。

岳清源不会信,但是会回护他。

可沈清秋牙尖嘴利,还是说不出口。

一个是旧爱,一个是新欢。

又或者两个都是沈清秋逝去的荏苒年少,春心懵懂。

他张了张嘴,对着空气中无声的喊了一句“小畜生。”那时候的洛冰河还没有后边那么重的城府,他以为自己的黑衣戾气很重,但是还是浮躁的。

沈清秋没由来的想起刚刚灭了秋海棠一家的时候,他对着无厌子那一脸臭屁的模样。

洛冰河某种意义上和自己蛮像的。

看见沈清秋的嘴型洛冰河当时脸便黑了。他皮肤很白,黑起脸有点微妙的给了沈清秋喜感。但沈清秋自娱自乐到这个份上了,便也不顾岳清源一再的眼神暗示,只是摆出阴晴不定的样子。

其实沈清秋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他一直等着有人把他拉回尘土。

和岳清源玩这古道仙风的游戏玩的他脑袋疼,喜欢上洛冰河又一把手把他推下去的日子也折磨的沈清秋心力交瘁。

这破日子还不如他和无厌子那下三滥似的过,好歹没有那么多人可以指着他的脊骨骂。

只是这泥土有点太重了。沈清秋摔了之后又后悔了。

他以为洛冰河会给他一死,但是洛冰河的劣根其实比起自己更像秋剪罗。

他自信的走向了惨淡的后半生。表面上还是尖锐。但是肠子都悔青了。

可是还是强装于表。

哪怕最后结局惨烈。沈清秋也没有回头。

沈清秋这个人啊表面上喜欢回顾,渴望每一件事情都有个如果。

如果岳清源来救他。

如果无厌子没有插足。

如果自己死在了秋海棠的手上。

可是还是得不停的往前看。沈清秋真的觉得自己就是这么一条贱命。岳清源把他一直凄惨的日子拉回了几年安稳,可他还是得横冲直撞的往死里走。他本来没有善始,何谈善终。

只是看见洛冰河那一点都掩盖不了的喜欢时,他又有那么一点荒谬。

原来他不是第一个成为情爱这场囚牢戏里主人公的人啊。

他先入为主的以为自己苦哈哈的爱了,其实还是洛冰河先动的心。

评论 ( 24 )
热度 ( 1886 )

© 翻糖麻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