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沈】从一而终









百战峰是苍穹山指向天边的那一座。

傲骨嶙峋。

自云端直插而上。

只叹高处不胜寒。千百年来无一座山与之比肩。

倒是清静峰,落在了不远。

隔山隔水,相望。

柳清歌便和沈清秋时常能打上那么个照面。

在一次次的漫不经心之间。

只是后来沈清秋和洛冰河搬出了苍穹山。便再没有了机会。

他还是在石阶上一个人默默的走着。

却没有那么一个其实有些懒散的师兄会拍着他的肩,笑嘻嘻的说一句好巧了。

落了一肩云雪。

后来的很久很久,柳清歌都习惯性的会去想着给沈清秋找扇子。

沿着自己没有参与的沈清秋走过的路,去寻觅。寻一把金丝象骨扇,觅一段无人问津情。

他一个人,背上乘鸾,用足迹一点点的踏遍了这几寸河山。就为这么一个当事人都不放在心上的玩意。

可是现在沈清秋不会丢扇子了。

丢了洛冰河也会给他找到。

但柳清歌已经改不了这么一个为沈清秋巡山访水的习惯。便还是在红尘间一个人游历着。

他以前一个人不觉孤独。

后来沈清秋搭伙他也不觉得热闹。

只是现在,一个人,多多少少会有点想到过往。

很多时候,都习惯的回头,只见山风呼啸,林海漱漱。

已经过去了好多年。

岁月渐渐的静好。

柳溟烟知道了之后,写《春山恨》的笔尖顿了顿。叹了口气。

把写废的词稿扔在了桌案,又把灯芯挑的更明丽了一些。微微的黄印的脸色忽明忽暗。

末了提笔在那张废稿上想写下了几句留为灵感。

却提笔迟迟不肯下。

只叹她家阿兄春心错付。年华荏苒流过。

她隔岸观火,火烧的她心慌慌。

还是拢拢面纱,写她的折子戏去了。

她以为这份感情太浅,抵不过时间,长不过日月。

总会淡的。

柳清歌也是这么以为的。

一时冲动,一时就是好多年。

一点一滴的把对沈清秋的喜欢刻进了骨血。

他偶尔也会想起那次和沈清秋打魅音夫人。

那妖是千娇百媚的,好看的不行。可也是两个眼睛一张嘴,在他眼里平平无奇。

倒是边上的沈清秋,离得近了看不清全脸,在阴暗的洞穴里展开折扇,笑得多多少少有些僵硬。

但是柳清歌觉得他在发光。

在一片虚虚的混沌里,照耀着的。

他喜欢把沈清秋比做芙蕖,不仅仅是因为干净,也是因为年少他与柳溟烟去看莲,月色里满满的芙蕖都映着白。

光晃进了他的眼。

心跳如雷。

可是沈清秋不知,只是把眼望了过了,喊一句师弟。

然后在一片群魔乱舞的肉体里闭上了眼。

柳清歌便任劳任怨的开始削那些魅妖。削的满屋春色全都血肉淋漓。

沈清秋笑他性冷淡。

舒舒朗朗的笑,笑的柳清歌心中火起。

面红耳赤,在魅妖的毒里泄露了最最渺小的一丝心机。

但是沈清秋这辈子都不懂。

这缺心眼只懂洛冰河那小畜生的直球。

他后来被沈清秋踢进了桃花池里,一池的桃花把他淋了个透,心也从头凉到了尾。

桃花潭水温热,他的指尖却是止不住的寒。

柳清歌握着乘鸾,乘鸾上还有刚刚留下的血。

沈清秋在岸上扇着风,鼻下的区域看不真切。

但是柳清歌就是知道他笑了。

莫名的有点无奈与痛苦。

乘鸾是没有收好的,拿手握着,一不小心便被扎出了血。刃是真的锋利。

可是不知不觉。

淡淡的红在池子里晕开,沈清秋也没有注意到。

柳清歌那时候便收了和沈清秋的心思。

只是埋在心里,一声不吭。

但其实开始他以为自己是有机会的。

魅音夫人那卦算得,字字句句都是他,没有一点点偏差。

可是他听见了那句“算得又不是你”。

便是惶恐。

他觉得自己和沈清秋有戏,魅音夫人只是赌气,却不想一语成谶。是洛冰河。

那个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的对手。

他有时候也会想,洛冰河这人到底哪点比他强了。

大概就是会撒娇不要脸了点。

他能做到的事其实自己一个不差。

他对沈清秋的心意自己也未尝逊色。

可就是脸太薄,可就是没有在一开始让沈清秋留下些别样的感情。

情爱这事不讲先来后到。柳清歌想。

不过想了想他也不一定会赢。

沈清秋先走进了他心里。

可是洛冰河先走进了沈清秋的心里。

他怎么都没有赢得可能。

可是还是放不下。

年华那么长,长不过指间相思。

以前隔山望水,现在天南海北。

他御着剑,走过一场场四季。再没有了昔日的那场秋天。再没有了眼里那青青翠翠的竹林。

评论 ( 25 )
热度 ( 2422 )

© 翻糖麻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