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沈】喜欢








穹顶山就那么大,沈清秋和他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柳清歌有时候会觉得尴尬。

但是沈清秋这人不知道有多迟钝,若非洛冰河执拗的发指,他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上性别相同的人。

可柳清歌不是洛冰河,他固执,但是少言寡语。

一棒子下去半句响都爆不出来。

所以他只是远远看。

从闭关惊鸿一瞥就一直看到他喜欢的人和洛冰河终跌跌打打在了一块。

霜雪白头也不置一词。

这份感情不够堂而皇之,他一个人也不敢讲。

尤其是在知道了自己的妹妹是洛冰河与沈清秋的忠实拥护者之后。

连最亲近的人也无话可说。

只在一次次梦醒时分撩起头发丹凤眼里仓皇无措。

唯梦闲人不梦君。

他什么梦都做过,小时和柳溟烟在一起修行时的一朵芙蕖花开到洛冰河半真半假的在苍穹山派门前叫嚷。

他记忆很好,就是梦不见沈清秋。

大抵是不敢吧,连梦里都没有那份心思。

连从心里捞出来和别人交谈都觉得是不尊重。

可是他一开始没有动过凡心。

心里只余修行无上武道。论剑品酒,肆无忌惮的过完一生。

是魅妖夫人。

一卦算破清心寡欲的百战峰主的心思。

他面带薄怒,面若好女的脸上有羞惭,有恼羞成怒。

可是沈清秋只以为他是好奇,然后为被魅妖玷污了品节气。

打哈哈的问他,师弟你是不是性冷淡啊?言语是轻佻的。

柳清歌打他,拿乘鸾的剑柄敲了他一下,被扇子轻描淡写的挡下。

沈清秋哈哈大笑,他似乎在闭关出来之后一方面怀着不服一方面护着沈清秋就老是被他这样子笑了。

没有一点点阴霾,像一朵在最干净的环境里长大的芙蕖花。

天光乍破。

他以为魅妖夫人是说他的。

字字句句都切合。他已经算好了他们的未来。

在无人知晓的夜里,也在无人知晓的心里。

柳清歌有时候和岳清源特别像,默默的打算好了一切,可是不和别人说。他们都以为时间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可是没有人会懂。

你不给我以耳朵,我又如何听见你的声音。

不是每个人都心思细腻,不是每个人都心有灵犀。

只是错过。

他没有所谓的先来后到所讲,他也没有权利指责。

他只是骂一句洛冰河小畜生。

骂他禽兽不如,骂他不择手段。又气他得偿所愿。

又气呼呼的想沈清秋洛冰河这两人的事他打死也不会理会了。

再犯贱的一次次出手相救,一次次拼死相护。

一次次的满世界的找沈清秋那天南海北的丢的折扇。

又认认真真的祝他们两可以情投意合。永不分离。

沈清秋拿着折扇便笑他和这把扇子真的有缘,总是可以拿到。

他丢了这么多次,每一次都是在这个一点都不细腻的师弟手里拿回来。

他哪里知道他心目中那个对一切不屑一顾的师弟翻遍半个世界,就为了他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甘之如殆。

可是柳清歌只是骂一句,直愣愣的跑了。

留下沈清秋和洛冰河一头雾水。

全当他性格使然。

张扬到了极点,却喜欢的卑微。

柳清歌像一把剑,愣头愣脑锋芒毕露,在对上了沈清秋也是这样,只是默默无声的收了剑芒,怕割着了这缺心眼的傻玩意。

但是真的不好意思讲啊。

可是时间一长连讲都懒得讲了。

甚至一点点希望都懒得报了,只是一声不吭的对人好。

虚有其表。

就这么一直白了头,落了雪。

缄默不语。

洛冰河和沈清秋当真很配啊。

他这么尖锐的一个人,看看。也好了。

左右喜欢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沈清秋与此无关。

评论 ( 31 )
热度 ( 3300 )

© 翻糖麻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