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九】师徒组的小互动

洛冰河其实对沈清秋的心动就在那么一瞬间。

白驹过隙。

历历在目。

可时间总是走马飞乌,不肯留一点点的朦胧。

大抵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沈清秋的手吧。

修长白皙,指节分明。

微微扬起的左手上空无一物,只是把玩着杯盏,似乎思考了那么片刻,一杯茶倾倒了下来。

凉了他一腔热血。

洛冰河那时候毕竟是个孩子,仓仓皇皇抬头。撞到了一双由恶意充盈的眼里。

从头凉到了尾。

后来他便有意的接近沈清秋,讨好他阿谀他。

学着明矾的样子去做一个沈清秋喜欢的弟子。可是从一开始沈清秋便没有打算过一分一毫的接纳他。

他只是一次次的失望。

又不甘心的一次次敛起满目疮痍的心口,摆一个笑脸给沈清秋。

沈清秋倒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对他恶意。

大部分时候他只是对自己的一种自我厌弃,以及对于有着不同命运的所谓天才十分的迁怒罢了。

他对于洛冰河,归根究底没有太深重的情谊。

只是偶尔看他这么竭力的讨好自己心也好软化一下。

像施舍宠物一样给他一点点甜头。

他在听闻洛冰河要去仙盟大会时,刚从青楼喝了那么几杯花酒。

心情难得的不错。

便招来了洛冰河,和这么一个一直冷遇的徒弟推心置腹了一番。

他说,别给清静峰丢脸便好。左右我沈清秋不在乎你那一星半点的成绩。

洛冰河拘束的握着衣角,点头。

他在外面游刃有余,看见了沈清秋却还是无措。

因为他没有任何的自信沈清秋会如他人一样给他几分好意。便也束手束脚的。

沈清秋便耻笑。

借着酒兴难得的摸了摸洛冰河的头。

他的手心是冷的,摸在洛冰河的头上带着凉凉的温度,一瞬间便让洛冰河绷紧了身体。

低低的笑声带着酒后的喑哑。

洛冰河却难得的没有听清沈清秋在说什么。

他以前都是把沈清秋的每一句话当晦涩的古文秘诀来理解的,束尖了耳朵生怕漏了一句话。

可这一刻他的脑子里至于一片空白,每一个字符在空气中回荡,又消散。

他只听见自己沉寂了许久的心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有力的,充斥着整个耳膜。

他突然就想哭了。

似乎那时候他是第一次明确的知道自己喜欢沈清秋。

可那种悸动已经存在了很久。

从那只手敲击着扇面,黛色的青筋在白的过分的皮肤上蔓延。

从明矾欺负自己时,那因为常常皱起留下了一道浅痕的眉慢慢的聚起一道小峰。

又或者从那双无时无刻不写着轻薄的眸子里,从那张永远刻薄的嘴里吐出几个带着温度的词汇时。

洛冰河的心脏就被囚住了。

被一个叫做沈清秋的劣徒拿小刀在上边刻上了自己的痕迹。看着鲜血从上面涌出,又结出血痂。再熟练的抠挖下,留一个刻骨铭心的痕迹。

其实喜欢从一开始就在。

只是在死亡剥夺了仇恨的权力时才汹涌而来。

在一个布满尘埃的角落里名为爱情的藤蔓不紧不慢的抽出了枝桠。名为仇恨的泡沫破碎留下的水渍成为了它的养料。

占据了整个心房。

幻花宫几百年没有下过雪了。

突然的大雪埋了一场红妆。白雪压下了红尘,落了洛冰河满身。

也有雪落在了魔尊的眼里。

融化为水。无声滑下。

遍体伤痕不过随手便化开了,结出光洁如新的肌理。

可是心头还是满目膏肓千疮百孔。

评论 ( 14 )
热度 ( 1649 )

© 翻糖麻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