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九】茶

茶艺课的脑洞。

CP向很淡但是是冰九。

OK的话就请下翻

柳溟烟在沏茶。

纤长的手指把弄着小小的杯盏,茶水从茶壶里倾倒出来。一下三起 。

美人如玉 。

好看的紧。

洛冰河便倚在塌上。

一双细长的眼微眯着。长期身处高位的人似乎便这样冷漠的,看不出情感。

又或者说他后来都不敢再有太大的情感。一起一落心魔沉浮。他没有那份心思了。

柳溟烟是真的十成十的喜欢他,他却没有办法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血海深仇。

苍穹山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依傍着苍穹山而生的她便也要走了。

那年初见,如春风拂面。

而今匆匆离开,便也是疾行。

她说,夫君,我便再为你砌这一碗茶水,慰不尽世间风尘,但仍希望可平定心性。

洛冰河笑着说好。

一双眼里无波无澜。

他有了许多许多的妻妾,本不应该感到不舍。柳溟烟再怎么温润乖巧,便也该腻味了。

可他突如其来的感到难受了。

似一场骤雨。

没有一点征兆的淋了他满身。

他和苍穹山似乎有着扯不开的孽缘。

年少时的筹途满志被沈清秋一把茶水打碎。

尔后的意气风发大仇得报的快感也在他的一场悲愤的笑里崩解离析。

在之后便是柳溟烟了。

她以为这么一个人可以伴他的,毕竟曾在最落魄不堪的时候接纳过他。

却也要走了。

仓皇无措。

面上也只是无悲无喜的应了声好,就好似这一切剧情他都已烂熟于心。

他只是盯着柳溟烟的手看。

看茶水如注,茶叶舒展。

突然想起了沈清秋。

清静峰主也是这么泡茶的,端端方方,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矜贵。

慢的紧了。

他以前欢喜沈清秋,便是连责打都只以为是自己的过错。便也连带着沈清秋的沏茶方式也喜欢。

慢条斯理的多有一方大人物的气派。

后来心灰意冷。却改不掉这个习惯了。

所以他也爱看柳溟烟煮茶。

明明一个是附庸风雅的假意,一个是大家闺秀的真情。

他却看不真切。

自己这种粗贱惯了的魔物分明连茶叶的三六九等都辨不出来,各种域外上供过来的名茶也只是牛饮。

却还是要喝。

就好像以前沈清秋倒在自己脸上的茶原封不动的摆在了小几上,那杯拜师茶又被捧起,恭敬的献了过去。沈清秋心情难得不错。接受了他这个弟子。

没有一次次的虐打,没有推下无尽深渊的那只手。

也没有心魔剑和那痛不欲生的几年。

他便也不必曲高和寡。在最最高的山巅上一个人恍惚。

他只是一个资历尚不错的弟子,揣一把正阳,做一个好好的侠士。

有可以依托的师门,有可靠的师兄弟。

不是一个人步步为营,处处防备。

孑然。

他甚至可以继续和沈清秋本着师徒名分,继续怀揣着那份秘而不宣的情愫。

做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而不是把自己所遭受的悉数还给他。

以鲜血终结这份支离破碎的年少欢喜。

眼底晦暗不明。

却听茶盖轻触茶盏的一声脆响。似有若无。

柳溟烟伸出两指敲击茶案。

顿了顿又换作五指。

表五体投地之意。跪谢这一场夫妻。

他突起沈清秋昔日教诲明矾时,他在一边扫地。低眉顺眼。

沈清秋说,茶水三起三伏。意味人生起起落落。

茶香四溢。

却终不过一场人走茶凉。

评论 ( 21 )
热度 ( 3992 )

© 翻糖麻薯 | Powered by LOFTER